风台雨来

葬礼悼词

一方死亡注意


基尔伯特的葬礼

“ 今天我们来到这儿,是为了给一位曾经的王者,一位被所谓战争罪行所牺牲的替代者举行葬礼。”

伊万垂着头,盯着手中的稿件,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强压下心中的情绪,继续念道,“躺在棺木里的那位先生,是我的挚爱”,他抬了一下头,飞快的瞟了一眼台下,路德维希紧紧攥着他的拳头,双目湿润,费里西安诺一边小声安慰着他,一边偷偷地抹眼泪。王耀神情肃穆,带着黑纱,坐在同样神情肃穆的亚瑟和弗朗西斯的旁边。安东尼奥这个常年面带笑容的男人都面色沉闷,他一旁的罗维诺也是心情低下。

“ 他的逝去对于我,和其他所深爱他,亦或是被他所深爱的人,都是一场灭顶之灾。”

伊莉莎白这位女强人也握着手帕,双目红肿,罗德里赫在一旁轻声安慰她。

“无论他之前曾经做过些什么,或是被做了些什么,现在提也是于事无补了。曾经,我以为我们会永远的存在,但现在,我开始怀疑我的存在的意义我们到底算些什么了......”伊万念着念着,突然咳嗽了两声,他抬眼环顾了一下全场,又继续念道“曾经死亡是令我无所谓惧的,而现在,我开始尝试死亡。”

他说着说着,松了松紧紧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微微露出里面的白色绷带。"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他也曾无所畏惧,而现在他却躺在这里,被某些人用畏惧的眼神杀死。”

说着,伊万突然微笑起来,看着坐在中间的阿尔弗雷德,后者今天难得穿着正装,没有那些汉堡和可乐,面色凝重。觉察到伊万的目光,阿尔弗雷德的目光立马迎上前去,与伊万对峙。

“他的死,与在座的各位都逃脱不了干系。”伊万微笑着的脸变得阴沉,他沉重而缓慢的说:“是我举的枪,但是是你们将他推上邢刑台,并用我的手扣下扳机,企图给自己以心理的安慰,‘不是我开的枪,害死基尔伯特的不是我。’所以,我们所有人都是罪人,谋杀了一个不完全无辜的人。我们都有罪,都应该赎罪。

伊万说完,走下台,一面走一面将稿子揣进兜里,拿出一只花来。径自向棺木停放的地方走去。

他俯下身,亲吻棺中人苍白而消瘦的两颊,将一直捏在手心的蓝色矢车菊放在基尔伯特的胸前。轻柔得,似乎基尔伯特还活着,只是睡着了一般。带着无限的眷恋和不舍。

抬棺木的时候,伊万和路德维希排站在第一个,起棺行走的时候,他转头对路德维希说了一句:“你的命是小基尔保下的,千万别死。”他的语气幽幽,夹着北方冬季的寒气和夏日的惊雷。路德维希亦回到:“你说的对,我们都是罪人,你我都在赎罪我会好好活着赎罪的。”

一切结束之后,伊万久久站立在基尔伯特的墓碑前,目光闪烁,最后叹了一口气,手抚着墓碑,低低的说,别担心,小基尔,万尼亚会来陪你的。

1991 12 25苏\联解体,东欧巨变。旧的伊万倒了下去,新的伊万站了起来。

许多年之后,伊万又一次来到墓前,他坐了许久,放下一株矢车菊和一株向日葵,然后转身离开。那背影恍若曾经,又不似曾经。

这是期末考的时候做英语卷子,看见有一篇阅读正好是写道葬礼和死亡的,我就开了脑洞,还有伊万篇的,下次再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