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台雨来

葬礼悼词2

*一方死亡注意


伊万的葬礼

    寒冬季节的莫斯科白雪皑皑,到处洋溢着一种令人发寒的气息。

基尔伯特第一次正正经经的穿着一身黑西装,胸口别了一枝白色的菊花,他正低头念着:“……有些人崩盘就在一瞬之间,悄无声息,我见过无数的死亡,只有那么几次让我铭记一生,令我心慌。我对死亡从来无所畏惧,但是这次,本大爷承认,本大爷畏惧了。”

基尔伯特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我对他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对手,那么多年早已习惯对方的存在。”

他微微一笑,带着苦涩,“老实说,我恨透了这个人的存在,他比斯捷潘还恶劣……”他突然压低声音嘀咕了一句“老爱捉弄人。”然后又恢复正常的语调“但他的逝去的确令人痛惜。”

他往台下看了看,娜塔莎正埋在乌姐的怀里,两姐妹都流着泪水,小声啜泣着,台下一阵一阵压抑着的哭声令他有些烦躁,基尔伯特收回目光,“我无法评价他到底在在座的所有人的心中的地位和形象是怎样。爱的人不舍,”他似乎是咬牙切齿将这句挤出来的,“恨的人开怀。但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是一位十分矛盾的人物,纯良和邪恶浑然一体,难以令人进入他的内心,这令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可笑的是他一直将所有人都当成朋友,并乐此不彼。”基尔伯特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伊万对他说的那句话,“小基尔来和万尼亚做朋友吧。”当时他们都还小,直到今天他才看到那一句话背后的小心翼翼又坚定无比。

他叹口气,”他的死亡很大程度上是咎由自取……“台下的娜塔莎立马激动起来,似要扑将上来,将基尔伯特拆吞入腹,万幸的是被乌姐及时拉住了。”若没有幼稚的与某些人……“他说着抬起头,似乎在对阿尔弗雷德示意,”斗争的话,他或许不会躺在这里,而我们也不会在这里了。逝者已逝,令其安息。“

基尔伯特说完,向下一位点头示意,然后匆匆忙忙的下台。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看着躺着的人,将怀里一大把向日葵放在伊万的怀里,又俯下身,深深,深深地亲吻了他的嘴唇。

从楚德湖到莫斯科,中间跨越了数百年的时光。

再见,伊万,愿天国安好。新的伊万将会出现在这片大地上,在这片你厌恶又自豪的大地上。




个人觉得伊万的性格很难把握,而普爷的更甚。他们两个不是单纯的自称”万尼亚“”本大爷“就可以写好的。很纠结。

一直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如水,极淡极淡,又不容忽视,深埋在心底,从不轻易显示。

普爷应该在他漫长的生命里送走了很多很多人,日耳曼、神圣罗马、亲父、俾斯麦还有斯捷潘,对生死这种东西,应该看得很淡了。可又觉得不是很淡,不是遗忘,是一直深深深深的记得,无法忘怀。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