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台雨来

童话。

隐露普注意


玻璃渣

小尤莉亚是德/国/人,她的父母趁着假期带她来到加/里/宁/格/勒旅游,几十年前,她的祖父母就是从这儿出发,长途跋涉到达德/国,从此故园被毁,再无故乡。

满街的俄/罗/斯风格,加/里/宁/格/勒连姓名都一起被满满的俄/罗/斯气息给洗刷得面目全非,而德/国大教堂和康德的墓是这里为数不多能显示这里曾经是普/鲁/士的一部分,是德/意/志的一部分的标志。

小尤莉亚和她的父母现在就站在德/国大教堂内,故园的气息扑面而来。小尤莉亚到了里面之后,就与父母走散了,她有些焦急,在原地团团转。就在这时,她听到一阵由长笛吹奏而出的乐声,动听又带着熟悉的感觉。循着乐声,小尤莉亚偷偷的溜到了里面。

她看见一位银白发色的青年,正微闭双目,专心致志的吹奏着。青年觉察到有人的到来而停下吹奏。红色的眼睛温和地注视着小尤莉亚。


”大哥哥,你吹得真好听。“小尤莉亚用德语轻声赞叹着。


许是许久未听见有人用德语,银发青年有些激动,红宝石般的双眼微微闪着,带着泪意。但他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他也用德语回答:”谢谢“


”大哥哥,你也是德/国人么?“小尤莉亚有些惊奇地问。


”是的……曾经是……“青年低沉地说。


”为什么呢?“


青年并没有回答,他微笑着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在寒冷的北方,


红色眼睛的兔子和紫色眼睛的北极熊


熊把兔子囚禁在冰面上


年复一年


最后冰融化了,


熊和兔子一起掉进湖中


湖水冰冷


最后它们都被冻在湖底


再也再也出不来了。“


他的语调非常的轻,轻得似乎在悲鸣。


双眼却很温柔,红色的眼睛里似乎有流光在闪耀。


”好可怜哦。“小尤莉亚眨着她那双蓝色的眼睛,用叹息的口气说。她并没有听明白那故事背后的故事,但她却为此而感到悲伤。


”是啊,真可怜。“银发青年也为此而叹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