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台雨来

圣诞贺

12.25大家都懂的
“Frohe Weihnachten!”基尔伯特一大早就自己开着吉普车跑到加/里/宁/格/勒去玩了。他大老远的就看见了那个肩上扛着圣诞树的大毛熊,双手挥得很起劲,车子却“s”形开得飞起。
“С Рождеством!”伊万一手扛着树而拿着水管的那只手朝着基尔伯特挥手。
“嗨!蠢熊!上来,我载你走!”基尔伯特稳稳的把车开到伊万的面前停下,热情的拍了拍副驾驶座。
“好呀小基尔!”伊万笑眯眯的把树丢上车顶,接过基尔伯特给他递的绳子把树固定好,就兴致勃勃的坐到副驾驶座上。
车开得很快,很快的就开到了郊外,他们在一座墓前停了下来,伊万把圣诞树从吉普车顶上拿了下来,基尔伯特在墓旁挖了一个大坑,伊万把树栽上去填好土。他们两个完全无视了在大冬天的郊外种树到底会不会活这个问题,在树上挂上小灯泡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装饰品。
然后基尔伯特和伊万各拿了一束花放在墓前,坐在冰天雪地里开了一瓶冰镇伏特加对饮。
“祝新生!”×2
两个人相视一笑,基尔伯特毕竟不是在冬将军的照顾下长大的,虽然喝酒了,但还是脸冻得红红的。伊万一把把基尔伯特搂到怀里解开衣襟把并不瘦弱的他包进去,温热的鼻息吐在耳畔“小基尔陪万尼亚到明年春天再回去吧。去年春天酿的啤酒小基尔还没有喝过吧。”
基尔伯特沉默了一会“英/国佬脱欧还没有清算干净呢。”
“那路德维希……”
“威斯特要和小意去罗/马过圣诞。”基尔伯特闷闷的说,他一想到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两个人之间的那种闪光眼睛就闪得睁不开。而且他也的确该让威斯特休息一下了,毕竟平常都是威斯特在工作(……)。
“那小基尔今天先和我回莫斯科过夜吧。”哼哼只要一上床万尼亚就让你下不去。
“行。”基尔伯特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这是圣诞节惯例。
他们坐了一会。酒喝完之后就把空瓶子往墓前一摆,又开了一瓶倒在墓前,鞠了一躬就上车走了。
车开得越来越远。
酒很快就在地上结了冰,墓碑上刻着“普/鲁/士和苏/联之墓”,而地上的向日葵和矢车菊已经冻得僵硬了。
何必伤心呢。不是消亡,而是重生。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