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台雨来

die

普/鲁/士安静的坐在床上。他已经写完了对所有人的信件,一封一封的摞好的放在桌上,牢房里干干净净的一切摆放的十分整齐纤尘不染。


真有点舍不得啊。普/鲁/士想。还有那么多令他牵挂的人留在这个世上。他抚着胸口,觉得他的心脏的温度正在一点点的变低。本大爷可不像蠢熊一样没了心脏也可以活下去啊。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空荡荡的牢房走廊里回荡。哗啦一声,囚牢的门锁掉落,门被打开。


门外俄/罗/斯的脸上没有常年挂在脸上的笑,但他的声音依旧甜糯。


“小基尔跟万尼亚走吧。”


普/鲁/士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门边,扯着俄/罗/斯的围巾,结结实实的吻了下去,两个人激烈地吻着,似乎要道尽离别的感伤。


“再见。”普/鲁/士松开俄/罗/斯的围巾,把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黑色铁十字架扯了下来,塞在俄/罗/斯的手中。


俄/罗/斯默不作声,手紧紧的握着铁十字架,转身带着普/鲁/士前往刑场。


今日行刑的人就是俄/罗/斯。这是两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同/盟/国这样做的决定是为了什么。普/鲁/士很坦然的对俄/罗/斯笑。俄/罗/斯拿着枪对着普/鲁/士的脑袋,美丽的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满是不舍和愤怒。


他紧紧地看着普/鲁/士,低低地说,“再见。”随即,扣动了扳机。


”pong“一朵红色的血花在普/鲁/士的头上绽放出来。他闷哼一声,整个人瘫软下去。温热新鲜的血液溅了俄/罗/斯一脸,但他没有去擦,而是抱起了普/鲁/士。普/鲁/士闭上了眼睛,而满脸的鲜血红的像他的眼睛的颜色。


【1947年2月25日,同盟国决定废除普/鲁/士的建国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