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台雨来

Dream

#露普#


微虐注意

Dream

雪。漫天飞雪。夹着刺骨的风,兜头而下。

伊万在风雪中踽踽独行。他白色的衣服上堆着白色的雪,像一只移动着的雪人。尽管他诞生于这片风雪之中,但他也同时无法从风雪中挣脱出来,永远,永远。

疲累,极度的饥饿和绝望。填充满他极度冰冷的身躯。过了无数个世纪那样长的时间,远处突然闪着炫目的光芒。伊万呆愣片刻,然后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天神,救日天神。他在心底呐喊,风雪由此灌进他的胸膛,冰冷的温度仿佛要将他刚刚活着的心冻僵。

基尔伯特就从那皑皑白雪中出现,他对着伊万,露出那个孤单又自欺欺人的笑,极其熟稔,伊万在过去无数个世纪里无时不刻都想又不想见到。尤其是出现在基尔伯特的脸上。基尔伯特指了指远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骤然从原地消失。

伊万呆呆地基尔伯特指的那个方向看去。

那是一片矢车菊,花海下面层层叠加着累累的尸骨,而基尔伯特,则站在花丛中,左手举着一把手枪,顶着太阳穴,嘴咧得大大的,无声的笑着,他的身后隐约显现出一个人,是伊万自己。

他的手覆上基尔伯特握住枪的手,轻轻地扣动了扳机。"噗"的一声轻响,消音手枪悄无声息的将子弹送入基尔伯特的脑袋,血慢慢的从他的脑门上流下。他整个人都摊软下来了。

不!伊万大声吼叫,面如死灰。

然后他从床上挣扎着醒来,凌晨三点刚过,基尔伯特就躺在他的身边,面上带着些许被吵到的不耐烦。但他并没有醒。“太好了,小基尔!”伊万大喜,正欲将基尔伯特抱在怀中,却忽然发现基尔伯特不见了,而他刚刚躺着的地方留下了一大摊的血迹。

不!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伊万惊恐的从床上爬起,四周空空荡荡的,仿佛置身于一个黑洞之中。

这不是他的家。不是莫斯科,也不是圣彼得堡,更不是加里宁格勒。

他低下头,他发现他正站在一块巨大无边冰面上。冰面上倒映出他的影子,和对面千军万马的影子。

楚德湖。

年幼的他和同样年幼的基尔伯特正在打仗。

他几乎是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幼小的基尔伯特。那是他幼时的信仰。

几乎是无法避及的,冰面突然崩裂,刹那间所有人都掉入了冰水之中。

刺骨的冰冷袭遍全身,然后这次,伊万真的从床上醒来。楼下古老的立式钟敲响了六下。

又是新的一天。

失去基尔伯特的第七天。

END

突然想写梦中梦,那种将醒未醒的感觉最适合做噩梦了。

禁锢在梦中,年复一年。直到梦醒虚无。



评论

热度(6)